一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4 13:02:2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前后,刘兆本擅自占用耕地兴建别墅,私建刘氏宗祠,并非法开发“汉街”项目。此外,刘氏兄弟还在山上修建会所、球馆等设施,侵害了当地群众的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氏兄弟通过垄断采矿资源,积累了数十亿元巨额资产。开始谋划长期把持基层党组织,巩固自身利益。村党总支换届选举,刘兆本安排党员吃饭并发钱发物;村委会选举,要么不给村民发选票,要么盯着村民填选票,甚至直接代填选票。新发展党员,也成了刘兆本控制基层党组织的手段。“没有他点头就入不了党,十几年里入党的基本都是刘家的人,或者是跟他关系密切的人。”曾担任新城口村党总支副书记的方士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兆本把持村党总支书记14年、兼任村委会主任4年多,为刘氏兄弟在当地形成强势地位和非法敛财提供了有利条件,其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渐形成并壮大,走上了一条“以商养黑、以黑护商”的道路,成为为害蚌埠地区的毒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蚌埠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、市委政法委原书记、市公安局原局长巫希平,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问题线索,已被提起公诉;蚌埠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、综治办原主任王琦受贿、包庇、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一审庭审结束,公诉机关指控其收受、索要刘氏兄弟财物230余万元。庭审中,王琦表示认罪认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周密部署下,蚌埠市迅速行动,对以刘兆水、刘兆本、刘兆刚、刘兆安四兄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骨干成员13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,打响了安徽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底,刘氏兄弟的采矿许可证到期,殷召才以修整填埋废弃矿坑为由,擅自决定刘氏兄弟等人向天河科技园缴纳200万元后即可继续开采。“那时候殷召才要是不支持我们,我们几个是不能开采的。”刘兆本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案中的“刘氏兄弟”为安徽省蚌埠市新城口村原党总支书记刘兆本等四兄弟。他们长期把持基层党组织14年,非法采矿获利20亿元,大肆拉拢、腐蚀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。记者调查发现,这起涉案金额大、牵扯公职人员多的案件,有诸多引人思考之处:刘氏兄弟为何能逃避监管,长期从事非法开采?为何有这么多公职人员为其充当“保护伞”和“关系网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汶川地震时,刘氏兄弟因带着挖掘机赶赴数千里开展救灾名噪一时,获得“全国抗震救灾模范”“中国好人”“安徽省道德模范”等荣誉称号,“光环”加身。“此后,刘氏兄弟变得更嚣张了。”当地村民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扫黑除恶打伞破网的同时,纪检监察机关积极督促各级党组织深入开展警示教育,督促发案单位建章立制,推动实现标本兼治。”蚌埠市纪委副书记、监委副主任余瑾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蚌埠市纪委监委严肃查处涉案党员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,并对部分行业监管部门履职不力、失职失责问题进行严肃问责。截至目前,省、市纪委监委深挖彻查涉及“刘氏兄弟”黑恶势力“保护伞”14人,“关系网”43人,履职不力、失职失责34人,群众身边涉黑涉恶腐败问题3人,共计94人。